[单车]为何动感单车是“脂肪杀手”?30分钟的单

和记娱乐 2019-07-11

  起势

  所有人都付出了巨大代价,注意力盯着数据,关注着这场竞争本身,却忽略掉了最致命的问题——盈利。

  不断有更多的公司跳进来。小蓝、优拜、小鸣、酷骑、CCbike、一步、骑呗、哈罗等近 70 家公司加入,每个月会发生至少两笔以上的融资,平均每笔上千万。风口终于起势,这一年因此命名“共享单车元年”。

  投资人朱啸虎给ofo站台时曾计算,一辆车200块钱,一次5毛,每天骑10次,3个月成本就赚回来了。当全国的街道被2300万辆单车占满,损耗、丢弃随处可见时回头来看,这个测算太过乐观。

  市场给予互联网企业高估值,一是成长性好,处于行业风口,二是人人都有“怕错过”的心理,很多互联网企业商业模式都没有成型,没有很好地被验证过,而一旦成熟后股价就会水涨船高,从而催生了这种提前布局的心理。

  9月,竞争转入焦灼。ofo在低迷几个月后力压摩拜。10月20日,订单冲到3200万单——这是ofo有史以来的最高点,也触到了整个共享单车行业昙花一现的顶峰。

  共享单车又像过去的团购、O2O等概念一样,硬生生被中国的创业者和投资者们做成了典型的风口项目:创业者蜂拥而入,资本拼命砸钱,整个到了非理性的状态,一切只为了圈住用户,烧出规模。短暂的泡沫过后,死伤无数,一地鸡毛。

  消耗战不可能永无止境地打下去,已经到了选择出路的时点。

  摩拜单车CEO王晓峰因一席“因为自己还没有盈利模式,才希望别人投资”激发起巨大争议。局内人的迷茫令一些人开始警醒:共享单车看似热闹,但究竟挣不挣得到钱?这恰恰关系到企业和行业能够走多远。

  ofo更是彻底困在了巨头的缝隙中:腾讯系美团已经掌握了摩拜,合并无望;阿里投资后起之秀哈罗,补齐了共享单车的战略缺口;滴滴控股ofo同时,还操盘有自己的共享单车品牌青桔。多方要在它身上实现实力的对等和平衡,以稳住共享单车行业目前格局。

  他们没有料到,乐观恰恰是关乎生死的命门。

  激烈对垒伴随着大批二三线单车企业倒闭。进入河北保定、廊坊、北戴河等城市的 3VBike,仅运营 4 个月就宣布倒闭。位于福建莆田的卡拉单车仅上线 19 天。比达咨询 2017 年4 月发布的数据显示,摩拜和 ofo 以92.6% 的市占率,彻底站上行业的高峰。

  突进

  共享单车创业赶上了难得一遇的时代浪潮。2015年,“双创”号召在全社会释放暖意,制度和资金尺度前所未有地宽松,创业者能更迅速地捕到机会。

  此时共享单车的发展逻辑已经变成了:铺出更多车-圈住更多用户-刷出好看的单量-拿到更多融资。投资人说得非常清楚:“跑到市场第一,这是你唯一的目标,钱的事你不用管。”戴威扬言,要在2017年底投放2000万辆小黄车。

  共享单车从一种便捷的出行方式逐渐走向了反面,它曾经有多受人欢迎,现在就有多令人讨厌。有人反思,共享单车的盈利模式一直不清晰,是因为它压根就不是一个好生意——共享单车满足的是“非顾客需求”,但这根本就玩不下去。“因为你方便了,别人就麻烦了。所以才有那么多小区‘共享单车禁止入内’,才有那么多车被人藏在家里、二维码被刮掉,才有那么多地铁站被包围。”

  在共享单车鏖战最酣、发展最火热的时候,摩拜、ofo投资人认为最快2017年底,最慢一年内战局稳定,胜负可分。可惜他们都猜中了开头,却没有猜中结尾。

  能够随时满足短距离出行的共享单车是好的产品,方便、环保。它也遇到了社会对创新的热情包容、资本宽松环境的支持。年轻创业者们还需具备贯穿线上线下的管控能力,一系列的商业逻辑需要推进和打通,让共享单车从概念变为可以持续的业态。

  资本热情早已经时过境迁,共享单车在资金紧张无法造血的情况下,不得不另谋出路:委身者沦为接盘方的出血口,独立者还陷在望不到边际的自我消耗中。

  互联网创业遵循的路径是:信奉高增长,迅速抢占地盘、击败对手活下来,一开始就不该想着赚钱,先做大了再说,全靠资本的一口气吊着,滴滴如是。资本一贯的套路也是先做大,推高估值,投行、风投机构把公司扶上市之后卖股票套现退出,美团、小米如是。

  从这个角度看,并不是单车的问题,而是人的问题。

  共享单车刚开始出现,确实满足了短途出行的需求,解决了用户痛点。但数以千万计的单车也将过剩和不便的成本覆盖在所有人身上。

  摩拜虽然找到美团接盘,但持续亏损也拉低了其在美团业务体系中的战略地位。4月美团上市招股书中披露,摩拜月活人数和业务数据远未达到此前宣传的体量,每日亏损近1500万。近期三季报中也未言明摩拜业务的数据,从调整后业务线来看,依然流血的摩拜面临着被边缘化的危险。

  此时,胡玮炜已经做了10年汽车跑口记者,共享单车的想法获得“出行教父”李斌支持,摩拜伴随问世就在设计和数据连接上下足了功夫。25岁的戴威刚从北大光华管理学院硕士毕业,创办ofo的想法源自痛苦的支教经历,其他四位联合创始人也都来自北大。ofo在全国近200所校园运营,每辆车实现每天近10次骑行已经是比较理想的效率,因此吸引到众多资本青睐。

  以摩拜和ofo为代表,从一开始,共享单车企业身上就携带着两种完全不同的基因:摩拜认为自己是物联网公司,更倾向于对硬件和设计的打磨。ofo始终认为自己是互联网公司,商业模式、订单增长是第一位的,单车只是完成目标的手段。

  有媒体曾问戴威:“你更在意事情本身能不能成功,而不是谁把它做成功吗?”他很坚决地回答:“不。我把这件事情做成,比什么都重要。”ofo和摩拜没有合并,命运也就此分叉。

  泡沫的代价

  洗牌残酷的速度与密集的节奏释放出巨大窒息感,传递给每一个在场者。胡玮炜在一次活动中说:“我们每天都在面对挑战,不是面对焦虑。你说会不会遇到自己的瓶颈和问题,我也想说,可能每天晚上回去的时候都觉得自己碎了,然后又重建。”

  摩拜最终选择以低于前期估值的身价归于美团,同时也摆脱了近10亿美元的债务包袱。如此归宿更像是对轰轰烈烈的共享单车做了注脚:它作为独立生态存在的可能性还没有被验证,只能依附于更大平台,成为生态中一个重要场景。

  在铺车圈地以外,ofo和摩拜还掀起红包车、免费骑、免押金三级“价格战”,不计代价的获客方式,将原本骑行收费模式挤压变形,也给本就虚弱的营收再压上一块重石。

  没有一家公司像ofo一样,面临势力这般复杂交错的局面。僵持之中白衣骑士久不出现,ofo只能苦苦支撑。也许很多人等待着它最后倒地时沉闷的声响,戴威依然倔强:“其他皆有可能,除了倒闭。”

  摩拜和ofo的车流终于同更多竞争者交汇了。市场无边,比校园里的天地大得多,肉搏战也残酷得多。

  没有人在这个复杂局面中独善其身。曾是共享经济样本的共享单车,正渐渐消去光环。

  优势和劣势都显而易见:两轮比四轮门槛更低,同网约车相比共享单车对应着更高频的需求。与此同时,它的产业链条从生产制造延伸至物流和运维,每一个环节都非常烧钱。从来没有人敢去挑战这么重资产、高风险的玩法。

  随着天气转凉骑行减少,街边的共享单车备受冷落。从出生起,它就得挨过冬天的低谷。不同以往,眼下的气温已近于“冰冻”。

  我们曾亲历过共享单车在短短三年中潮起潮落的整个过程,它的起势和转折都太过跌宕,难料却匆匆进入尾声。大潮过后,随处可见的单车是唯一留下的痕迹。

  由于运维成本过高,盈利模式不清晰,再加上前期战争过于激烈,不计成本,导致了共享单车行业没有任何一家能够实现盈利,包括占绝对优势的摩拜和ofo。更有消息曝出摩拜和ofo资金链紧绷,为了维持竞争态势挪用押金的规模高达数十亿元,其程度可见一斑。“竞争已经打乱了原来投资时的财务模型。”摩拜早期投资人启明创投合伙人黄佩华表示。

  因为停放随意,人行道、公共汽车站和十字路口等公共空间交通时常堵塞。有的单车被偷走或随意毁坏,在城市中堆积成一座座“共享单车坟场”。单车企业运维的成本越来越高,政府要维持城市秩序,不得不改变之前宽松的管理风格。

  共享单车被铺往全国:不只涌入重点城市,还渗透到广大二三线,甚至将战场拉到国外:伦敦、米兰、硅谷、东京、维也纳等城市对这个中国输出的“新事物”充满好奇,共享单车更是因此喊出要在全世界推广骑行。

  部分共享单车企业

  公开资料显示,从2016年8、9月份 B轮融资开始,摩拜和ofo的融资步伐几乎是咬合的节奏。八九个月里,双双完成E轮融资,累计金额近20亿美元。投资者阵营更是豪华:既包括腾讯、阿里、小米、滴滴等互联网大佬,也有高瓴、DST、红杉、中信产业基金等十多家知名的投行机构。

  进入2018年,外部经济环境陡然下行,一级市场越来越难融到资,摩拜和ofo投资人的信心也开始动摇。

  2017年3月至7月是ofo采购最疯狂的五个月。据《财经》了解,每个月采购量为300万-400万辆,总计采购1600万辆单车,实际履行约1200万辆。这五个月的采购应付金额72亿人民币,这部分尾款也成为ofo资金链紧张的因素之一。

  被天量订单激活的,还有沉寂多时的自行车行业。上海凤凰一年的产能达到500万辆;“中国自行车第一镇”王庆坨变成了“共享单车第一镇”,体验了“一夜复活,遍地是钱”的快感;飞鸽生产线15 秒就可以下线一辆小黄车。一段时间里,爱玛、富士达等厂商开足马力都无法满足摩拜和ofo的订单。

  进了更大的牌局,就必须按规则玩下去。

  摩拜2016年8月进入北京,火得超过所有人预期。服务器一度无法支持用户激增发生故障。9月,摩拜又明目张胆挺进北大,ofo的大本营。这下ofo终于坐不住了。戴威一声令下,ofo走出校门涌入城市。

  2017年底,投资方曾看好在共享单车行业再造一个滴滴的方式,押注头部摩拜ofo合并。但这次复制并没能实现。据一位投资人称,当时几乎所有股东都支持,只有戴威不同意。

  2018最大泡沫破灭,共享单车没有奇迹

  命运的牌局

  共享单车几乎没有经过市场培育的过程,就拉出一条放量增长的陡峭直线,一年里集聚起近18 亿资本。达到同等的规模,团购花了 7 年、网约车花了 4 年。

  “小黄车还能退押金吗?”从10月到现在,魏玉用过各种办法。退押金按钮从黄变灰,原定到账期限逐渐拉长,客服热线永远忙音,甚至连投诉都试了,却依旧在等待。#ofo小黄车退不了押金#上了微博热搜,失望的用户们逐渐变得愤怒。

  繁华落尽之后的共享单车何去何从?

  和ofo只服务校园不同,摩拜一上线,就是针对城市服务的,而且单车也是自主生产,第一代的单车据称成本高达6000元。虽然随后不久推出了轻骑版“mobike lite”,但每辆单车造价也在千元。摩拜的发展速度之快,也让ofo意识到该加快行军的步伐了。2016年11月,ofo终于宣布正式开启城市服务。

  另外,从使用规范上来看,政府也进行了干预,各地相应出台了相关的政策措施, 虽然在一定程度上能够规范共享单车的使用,但却还是一个漫长而艰巨的过程。

  相关数据显示,2017年中国共享单车全行业累计投放单车2300万辆、覆盖200个城市。人们现在提到共享单车,第一反应已经不再是服务人们的“新四大发明之一”,而是“城市的蝗虫”。

  从2016年共享单车出现在大众视野到现在只有短短的2年。这两年里,在经历了共享单车被神话成“新四大发明”、企业纷纷入局挣破头、共享单车补贴大战、多家共享单车企业无奈停摆之后,市场趋于稳定,人们对于共享单车的看法也更回归理性。

  五年前,很少会有人想到,今日的共享单车,会是一个满大街都有的玩意儿。

  共享单车不是慈善事业, 盈利还是主要目的。

  曾经被捧得多高,如今就摔得多惨。

  风头过后,暴露的是各种问题。

  随后,为了争抢市场,各家企业纷纷开启补贴模式。一轮又一轮的补贴大战轮番上演,用户也是乐此不疲,哪家单车好骑、哪家单车补贴高都熟记于心。

  不过好景不长,一直烧钱终究不是办法。2017年6月开始,悟空单车、小鸣单车、町町单车、酷奇单车纷纷停摆。2018年4月,美团以27亿美元的作价全资收购摩拜。ofo虽然依旧“坚挺”不卖身,不过也抵挡不住资金匮乏。6月,ofo调整收费标准,用户仅骑行3分钟,就要收费2元。随后在今年7月份,ofo退出了一部分的国际市场,包括澳大利亚、德国以及欧洲多城,目前仅在巴黎、米兰和伦敦运营。

  从共享单车企业的角度来说,精细化运营是必不可少的。哪个位置的用车量大,在什么时间段用车量多,车辆损坏之后怎样第一时间维修并重新投入使用等等问题,都需要企业从数据等角度精细化运营。

  还记得几年前,众多公司纷纷入局共享单车,一时间市场呈现出百花齐放的“繁荣之象”,补贴大战还没让用户过足瘾,很多企业便熬不住了。渐渐地,共享单车的市场就只剩摩拜、ofo、哈罗等几家。少了烧钱的疯狂模式,消费者也更加趋于理性,但同时也有更多人思考一个问题:共享单车会凉凉吗?到底这个行业应该如何发展?

  就在2015年10月,ofo完成了Pre-A轮融资。转眼到2016年1月,ofo完成了A轮融资。5月份,公开数据显示,ofo共享单车总订单量突破两百万,单日服务校园出行近十万次。这时,摩拜单车出现了。

  共享单车繁华落尽之后,也让人开始思考:共享单车本质还是租赁模式,而这种模式是真的用户的痛点还是伪需求?

  有行业人士表示,“最后一公里”从来都是人们的出行痛点,没有共享单车,也会有人力车、黑车、平衡车等等其他的代步工具出现。所以从一定程度上来说,共享单车并不会凉凉甚至是消失,但这个行业的确还需要更加规范化的发展。

  这就要从最初企业的盲目扩张开始说起。仅两年时间,单车投放量就超过2300万辆,真的有那么多人同时在骑吗?盲目扩张带来的后果,就是导致很多单车停放在路上并没有被利用,而这些多余的单车,有的又被城管等人员直接搬到了“共享单车坟场”。时间一久,共享单车没有得到良好的循环,就产生了“坟场到处有,车辆不好骑”的现状。

  DCCI互联网数据中心专家胡延平此前在《央视财经评论》中表示,共享单车企业要想盈利,要想解决自己的问题,需要补好三门课:第一就是精细化运营;第二要通过技术驱动去解决损耗率高、无法追踪等等的问题,包括应用大数据去优化布局;第三是长期耕耘,包括跟一些大平台合作,增强产品服务的增值能力,一步一步逼近成本效率的临界点。这是一个时间问题,不会那么快实现,但是也不是永远不可能有实现的那一天。

  回顾近两个月有关共享单车的新闻消息,“共享单车坟场”成为了关键词。为何好好的共享单车,会变成如今的局面?

  晚了半年入局城市的ofo,会水土不服吗?资料显示,ofo 宣布正式开启城市服务后不到两周内,日订单超过150万单。成为继淘宝、天猫、美团、饿了么、京东、滴滴、易到、口碑后,中国第九家日订单量过百万的互联网平台。随后,众多公司看到了共享单车行业的盛世,纷纷蒙头扎了进来。

  我已经不记得这是第几次ofo发表声明否认“被卖身”了。就在摩拜被美团全资收购后,似乎所有人都在等待着“ofo卖身滴滴”这样一个新闻的出现,然而等来等去,每次换来的都是否认的声明。

  2014年,ofo刚刚创立,五位创始人还没有脱离校园。2015年6月,ofo共享计划推出,在北大成功获得2000辆共享单车。从一开始,ofo的想法就是不生产单车,只连接。在北大的模式成功后,ofo把共享单车的理念推向了北京的其他院校。彼时,学院路上的其他学校内,也能看见小黄车的身影。那时的车分两种,一种可以骑出校园,一种只能在校内骑。

  最后,就是需要我们消费者的努力。共享单车目前的破损率较大,除了正常使用中的损耗外,还存在很多素质较低用户的“故意破坏”,社会大众的素质教育也迫在眉睫。

  如何能解决这一问题?这就需要各方努力了。

  2016年11月,小蓝单车首发落地深圳、酷奇单车创立、哈罗单车宣布完成A轮融资……一时间共享单车遍地开花,当时网上的段子是“留给共享单车企业的颜色不多了”。

  从去年6月份开始,多家共享单车企业纷纷停摆,如何盈利,甚至说如何能良好地维持基本运作成为了这个行业面临的难点。

  为何动感单车是“脂肪杀手”?30分钟的单车效果堪比慢跑60分钟!

  一般单车课大约会持续45分钟甚至更长的时间,平均一节课下来就可以燃烧掉500千卡左右的热量,并且整节课的休息时间非常少,所以说对于提升训练者的心肺能力有非常大的帮助,在骑行的过程中,会加入各种不同的阻力以及不同的骑行速度对于会员的心肺能力刺激也非常大,这些不同的刺激会明显的增加骑行过程中的脂肪燃烧效率。

  动感单车没有任何场地限制,只要你有一个单车在家都可以进行,并且动感单车的价格要比跑步机的价格便宜很多,所以说如果你由于工作原因只能在家锻炼的话,使用动感单车锻炼要比跑步机的效果更好,并且投资也更小。

  二:增强心肺能力

  其动感单车这项运动最早出现在新西兰,是莱美旗下的一种运动方式,当时莱美主要推崇的是集体健身管理体系,也就是我们所谓的团课。像是单车、踏板、蹦床,这些在健身房比较常见的团课都是由莱美推出的。

  有过骑行经历的人都知道,单车的骑行时间大约会控制在45分钟左右,并且会根据音乐节奏模拟出上下坡的感觉,通过增加阻力的大小,对我们的下肢力量起到不错的加强作用。经常骑动感单车的人都会拥有比较不错的下肢力量,并且下肢的线条会更加的明显。

  动感单车为什么被称为脂肪杀手?

  很多会员去健身房准备办卡的时候,会籍顾问总是会单独介绍一下动感单车,在会籍顾问的嘴中,动感单车是脂肪杀手,骑单车30分钟的效果可以超越慢跑一小时的减肥效果。

  动感单车发展到国内之后,演变出了花式单车的骑行方式,这种骑行方式主要以站姿骑行为主,并且会加入各种花式的动作,优点就在于骑行的过程中和会员的互动性会比较好,并且现场的氛围非常的活跃,最重要的一点是在骑行的过程中,我们需要稳定住核心,进而控制住身体的稳定性,所以花式单车的骑行方式可以对会员的核心能力起到不错的加强,使会员对自己身体稳定性的掌控力会逐渐的变强。

  你比较喜欢花式单车还是莱美单车呢?

  三:加强核心稳定性

  在动感单车的骑行过程中,我们需要注意到的是膝盖的朝向一定要是脚尖朝的方向都要竖直朝向正前方,这样在骑行过程中才能尽可能的减少对膝盖的损伤,并且座椅的高度调节至站立时你髋关节的高度,这个高度是适合你在骑行过程中的高度,在骑行过程中腰背始终保持挺直,并且尽量的挺胸目视前方就可以了,注意调节好自己的均匀呼吸,不要出现憋气或者是呼吸急促的情况。

  动感单车比跑步减肥效率高,还有一点最重要的原因就是因为动感单车参与的人多,一般一节课会有20到30人左右,甚至更多的人同时参加这项运动,并且有专业的教练人员在上面带着大家骑行,现场氛围可谓是非常活跃,比起自己戴着耳机在跑步机或者是在户外跑步更加的有意思,也更容易坚持。

  动感单车注意事项

  什么是动感单车

  四:更活跃的氛围

  单车最早是在2000年左右出现在国内,然后瞬间红遍所有健身房,受到了非常多健身爱好者的极力推崇,并且在国内单车分为两种骑行方式,一种是莱美单车,另一种就是花式单车。

  五:只需要一个单车无场地限制

  一:增强下肢肌肉力量

文章版权及转载声明:

本文地址:http://www.code2love.com/guanwangtoutiao/2019/0711/25.html
文章转载或复制请以注明出自和记娱乐资讯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