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若英]后来的刘若英

和记娱乐 2019-08-15

  之后刘若英跟香港著名的导演和编剧陈国富有过一段地下情,陈国富是刘若英电影处女作《我的美丽与哀愁》的导演,刘若英称他为自己的启蒙老师,之后有记者拍到两人散步,一同吃饭等照片,但是两人一直没有做过什么正面回应,最后更有人爆料陈国富是在跟苏慧伦交往的同时劈腿刘若英,让刘若英苦等了十年!

  如今,奶茶刘若英的老公是钟小江,而刘若英跟钟小江的相处方式却很奇怪,虽然生活在一起,但是彼此给足彼此独立的空间,进去书房之前还要敲门等等。也就是说这对已经结婚7年的夫妻是分居状态,不在一张床上睡觉,只是在一张桌上吃饭。两人有时候分开十天半个月,也不会联系,他们认为只要心中彼此,根本不用频繁地联系。出门如果两个人想看不同的电影则会去不同的影院。有一次刘若英怀孕的时候感觉自己忧郁了,去寻求丈夫的帮助时,钟小江却让刘若英帮忙做午饭,而在做饭的过程中,刘若英的不好的情绪也慢慢地消散了。

  第一段刘若英喜欢上的是自己的恩师,可惜当年恩师陈升早已经结婚了,有了妻子,这是一段还没有开始就结束了的暗恋。每天下午喝下午茶的时候,陈升总是点上一杯奶茶,别人问他为何那么喜欢喝奶茶的时候,他说,奶茶有奶的芳香却不像奶那么腻,有茶的清淡却不像茶那么涩,所以奶茶可以喝一辈子不会腻味。还说刘若英就是奶茶般的存在!

  可能大家还不了解如今家庭幸福美满的黄磊曾经也跟刘若英有过一段说不清道不明的感情,两人多次合作过恋人,黄磊也曾公开表示他和刘若英之间是在爱情、亲情和友情之外的第四种感情。刘若英也说自己与黄磊有着一种默契。但是两人之间一直是若即若离的关系,黄磊结婚后,这段感情也是无疾而终了。

  这样有距离但是心灵又彼此贴近的关系,其实也不失为一段好的爱情!

  刘若英的一首《后来》让很多人感同身受,她导演的《后来的我们》自然也赢得了很多人的支持,很多都买了电影票去支持奶茶。但是最近刘若英却陷入了退票风波,首映日的当天在很多影院出现了大量退票的现象,更有虚假购票来抬高预售数据的嫌疑。后来的我们播出之后,刘若英的感情史随之又再一次被抬出来了。刘若英的感情史可以说是一波三折了。

  最后变天后 变新娘 都是理想

  在做助理的日子里,刘若英认识了导演陈国富,未成歌手倒先做了演员,在《我的美丽与哀愁》里出演柳玉梅一角。这部戏的摄影是杜可风,他说原以为刘若英初次拍戏会紧张,没想到她懵懵懂懂的,“一点也不知道怕。”

  去年,“刘若英Renext我敢”世界巡回演唱会上,48岁的刘若英再次唱起那首红遍大江南北的《后来》,歌声到了尾梢,刘若英泣不成声、掩面而泣。

  两岁时,这对“从未吵架”过的年轻夫妇离了婚。刘若英说自己以前和身边所有人一样好奇,不吵架的夫妇为何会离婚,直到自己恋爱后,才体会亲密关系里不吵架的伴侣才要命。离婚后,父亲带走了姐姐,把刘若英留给祖父祖母。

  2011年,在林奕华执导的舞台话剧《在西厢》里,刘若英一开场就有句台词:“我想我是真的嫁不出去了!”据说彩排时,台下还有人为这句台词大声叫好。但上演前两天,生活中的剧情却发生了大逆转:41岁的刘若英在8月8日领了证。

  1970年,刘若英在台北出生,父亲是一个放着海军大好前程不做的浪漫主义者,退役后,拿了十万元的退役金开了一家“作家咖啡馆”遇到来客是作家或者文学爱好者的,都不收钱,结果赔得一塌糊涂。之后又开了一家电影公司,自己写剧本投资电影,结果大多也都打了水漂。母亲是一个事事要求尽善尽美的韩国华侨,她会因为不影响丈夫午休,给孩子洗澡时将毛巾先垫在浴缸里,再用毛巾将水龙头绑起来,时常面面俱到到难以理解的地步。

  封面新闻记者 刘付诗晨

  那段时期她在参演的影视作品中,塑造了多个阶层女性的多种人生。《粉红女郎》是她最为被内地观众熟知的电视剧,已经成名的她在里面的角色叫“结婚狂”。那年刘若英32岁,正是普通女性最焦虑婚期的阶段。

  这些“故事”都给那时候的歌手打上了人格烙印。

  同年,刘若英成为电影《少女小渔》的主角,并获得第40届亚太影展最佳女主角。

  刘若英带着《易副官》的剧本曾在2016年获得了香港亚洲电影投资会颁发的万达电影大奖

  刘若英的祖母是当时盛名一时的名媛闺秀,祖父则是赫赫有名的刘咏尧,湖南醴陵人。曾与胡宗南、徐向前、陈赓、左权、徐向前同为黄埔军校一期同学,和聂荣臻、叶挺同为黄埔军校三期教员,是国民党陆军一级上将、国民党政府“国防部代理部长”、国民党中央评议委员。

  当然,这个取材于自己家族故事的《易副官》虽然拿了好几个剧本奖,但最终没有成为刘若英导演的首部电影。

  在28岁的时,刘若英还拍过一个类似的电影——《征婚启事》,再一次获得亚太影展的最佳女主角,那部电影讲的是30岁女性对婚姻的思考对爱情的迷惘。

  后来刘若英说,我那时候连男人长什么样子都不知道,就已经知道他有一天可能会离开我。

  这个定位使得相当长一段时间里,刘若英的情歌成了都市单身女性最喜欢借助的发声工具,也见证了许多人恋爱的失败与伟大,大家从她的歌中看到的是自己,从而获得希望。

  1951年,刘咏尧宣布退出军界,之后他便开始发展起自己的文学兴趣,创办了《国防丛刊》,著有《人生哲学论》《政治学概论》《世界各国革命史》等著作,同时还担任着台湾大学的教授。

  直到正式出道,刘若英步入25岁。演艺行业最不缺的就是年轻漂亮的女生,女明星过了25岁再执着于扮演少女注定是一件越来越尴尬的事情。很快,刘若英开始转型,转成更贴近她本人的样子:表面坚强内心敏感的都市女性,情路悠长却不算顺利,但还保留一点少女时期的坚定,笃信真爱的力量却总好像找不到对的那个人。

  不过她赶上的正是唱片时代发展最蓬勃的时期。 和现在歌红人不红的歌坛生态完全不同,那时候的歌手并不是个发声的肉喇叭,往往一首歌就能带红一个人,一张专辑就能唱出一段故事。

  这才是这位新晋的导演最大的困扰——电影工业里,刘若英只负责生产,而不是销售——但观众在文艺作品讨论三观,这是创作者应该负责的部分。她在接受一个自媒体公号的采访时,没有愤怒、反驳、找补的解释,而是这样真诚的自省:“我一定没完成想完成的东西,大家没能进入角色,还可以很理智的批判,如果代入了角色,观众会惋惜、着急,而不是清醒地想他们三观不正”。

  然而少女爱唱歌。在美国加州州立大学进修音乐毕业后,刘若英回台在陈升的指引下一纸合约签了滚石,开始从做助理开始。

  刘若英唱了很多年撕心裂肺又要云淡风轻的情歌,出过几本清淡雅致的书,甚至贡献了难以超越的“吃烤鸭”演技,而直到看到这段话的一刻,才真切感受到她如奶茶般柔韧的状态。

  又或者说,她们看到了这位女歌手的特别——比大多数女明星更敏锐也更敏感,也更愿意展现自己的内心情感世界。反过来,刘若英也被鼓励着跳脱出自己女明星的角色,关注到更多女性群体的生存状态。

  “将军的将军”

  祖父给了刘若英所有宠爱,刘若英时常表示,父母的离异从来没让自己感到关怀的缺失。刘若英曾经回忆,小时候因为在学校里上课不听话,被老师打手心,回到家后去找祖父告状,祖父当时就拍案而起,说:“是谁敢打你?来人,把枪拿出来!”

  刘若英也不例外。她的第一张专辑伴随着电影《少女小渔》发行,当时的标签很自然的也是少女。曲风逐渐固定,唱的心情永远是少女的任性、冒险和不顾一切。1998年的《很爱很爱你》和2000年的《我等你》,表达的都是少女时期恋爱的勇猛常态,如同突如其来的一场雨,突如其来的快乐与哀愁。

  也是在那一年,刘若英发行首张专辑《少女小渔的美丽与哀愁》,接着又发行了《雨季》、《到处乱走》,但销量并不好。

  7岁的某一天,祖母要求年幼的刘若英学钢琴。刘若英不解发问,祖母告诉她:“学了钢琴,长大了可以相夫教子。如果有一天你老公不要你了,你还可以有一技之长,养活自己和小孩。”

  每到这个时候,刘若英总是特别得意,有了爷爷的撑腰她就天不怕地不怕,“家里的副官封我为将军的将军”。

  而她口中的这位易副官,从刘若英三岁起就开始陪伴她成长,照顾着她的大部分起居生活。2016年,刘若英带着电影《易副官》的拍摄计划来到第十四届香港亚洲电影投资会(HAF),寻求合作伙伴。那时候她打算,自己电影的处女作就拍这个在她的成长轨迹中扮演过非常重要角色的老者——就连当时《后来的我们》场记来片场途中才发现,现在拍的不是《易副官》而是《后来的我们》。

  也是2003年,刘若英还有一部电视剧叫《似水年华》,男主演是黄磊。她演的也是一位处在与合适的人结婚,还是为相爱的人去冒险的文艺青年,不同的只是职业,而身份与情绪都是相通的。

  如此长大的刘若英说自己的愿望从小就没有变过,是成为贤妻良母。

  这和现实都市中30+的女性生活多么相像,在自主意识绝醒和传统观念的束缚中摇摆,形似独立自主的花蝴蝶,骨子里还是渴望安定渴望被主流认同。

  “我们家每天有6份报纸,有党报、军方报、民间报,甚至5 岁的我都能拥有一份标着注音符号的《国语日报》。大清早,家里的副官会把报童送来的报纸用熨斗一页页烫过,不是为了平整,是不让报上的油墨脏了祖父的手。”

  “故事”并不是凭空捏造的,而是团队根据歌手的本来个性特质为他们找到的定位,从词曲,文案,造型,打歌服,唱片封面,演唱会风格,甚至精确到他们拍哪些类型的电影,都不会偏离这个人设。

  刘若英直觉不妙,潜入了祖母的房间。祖母却一如往常,就着床头晕黄的灯光看她最爱的翻译小说,对刘若英说,“回房睡去,别影响了明天上学。”

  刘若英的师傅张艾嘉导过一个电影《20\30\40》,旨在描述不同年龄女人的窘迫,刘若英饰演30岁的女人,这里面故事也是她写的。故事的大意是30+的刘若英身边有两个男人:事业有成的有妇之夫和不懂事四处撩妹的年下男。私生活看起来丰富多彩,却没有一个是良人。她的人生最终托付给了刚认识的、带孩子的丧偶中年男子。

  祖母教会她“得体”。家里一般11点就没有电话了,有天半夜一点多,电话竟响了起来。祖母在床头接,她在卧房偷听,“那一头是女人的声音,提了祖父的名字说三道四, 摆明是破坏家庭来的。祖母听完,只客气地说,‘刘家有刘家的规矩,现在时间太晚,有什么事请您明天再打来。’”

  大龄单身独立女性,成了后来刘若英最被强调的标签,那时她的演唱会都是类似的主题,“原来你也在这里”、“脱掉高跟鞋”都暗喻着女性对感情的上下求索时每一步的心路历程,直至最终达到心灵解放。

  电影《少女小渔》里的刘若英

  刘若英祖父刘咏尧

  今年,她带着自己导演的处女作回到电影圈。这部叫做《后来的我们》的电影,顶着表现不俗的票房和热热闹闹的退票风波,把刘若英又拉入舆论,连同对她个人生活的非议也甚嚣尘上。甚至上升到了文艺作品里的三观。大家真情实意地产生了代入感,代入影片中没有露面的见清妻子,借此发泄自己在婚姻里的不信任和忠诚缺失的安全感。

  《后来的我们》上映时,有记者问刘若英,这部有关前任的电影,她的丈夫看完有什么感想,刘若英宛然一笑,说自己早就记者有这题,所以提前问了丈夫,他的回答是,“辛苦的都值得”。

  事件发生后,“奶茶”刘若英的微博也被网友围观。

  这两天,一部电影惊动了影迷、媒体等各方人士。一直以来给人“清爽”印象的“奶茶”刘若英,成为了本次事件主角。

  3、2009年,某片首周票房实际1700万元,被夸大成4000万元。

  不过,画风很快突变。

  多年来,建立起规范化、法制化、长效化的电影市场监管机制也一直是呼吁的重点之一。而一系列的政策法规也在陆续完善。

  这几天,电影《后来的我们》刷屏了。

  在理性分析之余,

  ——至少要做到清清爽爽。

  同样在首映日,全国不少影院反映:该片在开场前出现大量集中退票情况。

  2016年初,猫眼、淘票票相继推出电影票退改签服务,本意是为了在行业竞争中提升用户体验感,当时虽已有容易票房作假的担心。但令人始料未及的是,这项服务却存在酝酿出新的恶性操作的空间。

  导读

  作为一部电影,

  刘若英工作室发布声明:将积极协助配合相关部门查明真相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青年报(ID:zqbcyol 整理编辑 :骆沙)综合自一财网、解放日报上观新闻、中国电影报、“刘若英工作室”微博、娱乐资本论(作者/付于洋)、北方网、新浪新闻、TechWeb、电影杂志、灼见

  此前,根据微博账号“电影票房”的说法,被退票影院总数接近4000家,退票额在1500万至2000万之间,影院方蒙受巨大损失。

  据中国电影报记者从国家电影局并获悉,电影局关注到行业上述反映之后,依据国家电影专资数据平台的数据,对近几日退票信息进行了分析,初步认定该影片退票情况确有异常,具体问题尚待研判。

  但无论台前还是幕后,

  已有院线启动了应急措施,限制或禁止异常退票。

  有人表示怀疑,有人表达支持、相信,不过更多人关心的是真相:

  都希望它如同“奶茶”一直以来给人的印象

  4月30日晚间,刘若英工作室发布声明称:将积极协助配合相关部门查明真相↓↓↓

  @1905电影网官博 采访了某家院线高层,对方表示,他们院线方确实有退票,但是没有网络上传得那么夸张,据他们统计,28日就《后来的我们》退票率是6%,但是按照行业以往的情况,退票率是在千分之2-3。

  显然,“奶茶”刘若英的号召力不容小觑:首映当日,该片便以约45%的全国排片率领跑“五一档”,多个专业票房APP显示首映日当天票房累计突破2.8亿。

  公众和舆论的担忧无不道理,毕竟类似的事件近年来曾发生过:

  1、2018年年初,在春节档大片正式上映前的十几天里,每日的票房预售冠军也属于一部名不见经传的电影。上映后,这部电影在同档期有着11部影片竞争的情况下,凭借不到3%的排片却在工作日拿到了超过34%的惊人上座率,不少影院出现了诡异的“满座”、或者整齐划一的购票阵型。后经多方查证,票房异常背后疑似传销骗局。

  不过,注水票房引发的繁荣注定是一场虚火。公认的是,几乎所有影院经理都会参考票务平台专业版的数据。排片造假疑云,毫无疑问会影响双方彼此之间的信任——如果以后凡是涉及到票务平台发行的影片,其数据都被打上问号,那么对行业的影响可想而知。

  29日,电影局有关负责人已对影片出品方、发行方等相关人员进行了约谈,要求立即完善退票机制,认真查明存在的漏洞、进一步梳理情况、完善数据,形成书面报告报主管部门。

  电影局回应 :初步认定该影片退票情况确有异常

  《后来的我们》当然不可能完美。

  一个观点似乎说出了不少人的心声:

  发行方猫眼电影的声明中表示,截至4月28日,猫眼平台疑似恶意刷票并退票数约38万张,涉及票房约1300万,占当日总票房2.8亿的4.6%。并指出恶意刷票订单集中在19.9元等特惠票。

  电影局相关负责人表示,无论哪一部影片,都应该以其影片质量去赢得观众喜爱。电影主管部门坚决反对不正当竞争,反对任何票房造假的行为,决不允许任何扰乱电影市场、破坏市场秩序、损害电影产业整体利益和声誉的行为。

  2、2016年3月,某电影上映。首日票房高达1.55亿元,但不久,即曝出票房造假丑闻。调查结果显示,该片虚假排场场次有7600余场,涉及票房3200万元。虚假票房的背后是,通过虚构票房收入来拉抬投资方的股价,然后在二级市场上谋取利润。

  《中华人民共和国电影产业促进法》第三十四条就明确规定:电影发行企业、电影院等应当如实统计电影销售收入,提供真实准确的统计数据,不得采取制造虚假交易、虚报瞒报销售收入等不正当手段,欺骗、误导观众,扰乱电影市场秩序。

  注水票房带来的繁荣只能是一场虚火

  据了解,正常情况下退票比例是在千分之二到千分之三左右是正常比例。相对而言,《后来的我们》退票比例显然有点偏高。

  不少人甚至还未看片,便已忍不住感慨:只是看到“刘若英”、“后来”两个字,便已热泪盈眶。

  对此一旦发现查明,将严肃处理。希望广大电影企业和从业人员认真学习遵守《电影产业促进法》和相关法律法规,共同营造公平竞争的市场环境,推动建立更加规范有序的电影市场。

文章版权及转载声明:

本文地址:http://www.code2love.com/youxitiandi/2019/0815/237.html
文章转载或复制请以注明出自和记娱乐资讯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