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东方]世界看东方

和记娱乐 2019-08-31

  面对全球市场的华为是有自知之明的,所以在发展的三十多年中,在世界上广交朋友,可以说群众基础不错,但是在面临抉择的时刻,这些朋友也要遵守所在国的法律以求自保,但在实际操作中,从公开的信息里,我们发现很少有公司借题发挥,都是在最低限度达到相关要求,尽量维持与华为的往来,毕竟公司开张是要做生意的。

  形成这种局面,还有一个因素来自华为的实力,没有实力的对手谁也不会放到眼里,不管场面上关系再好。华为每年上千亿的研发投入、排名前列的专利、1000多位各类科学家都象征着华为的实力,不仅仅是象征,这些要素每年持续产生的能量让华为在世界通讯界位列前茅。

  华为就是凭着这三手,以不变应万变,用时间换空间,四两拨千斤,目前看来虽然华为受到重创,但还有继续发展的空间,实际上很多人预测如果华为经历这次危机而没有消亡,华为很可能借此契机完成一次飞跃。

  可以看出,美国用的就是步步紧逼,极限施压的手段,试图在短期内解决问题。而华为作为一个公司,就算再强大,毕竟与一个国家比起来不在一个数量级,国家可以调动的资源是综合性的,所以华为也只能采用以不变应万变的策略,坚持活下来的目标不变,利用所有可以利用的资源维持正常业务。

  华为的危机意识是出了名的,所以华为可以在几年前拿出相当一部分资源做面临极端情况时应对的准备,也就是在危机时刻才披露出来的B计划。实际上,很少有公司愿意这样做,备胎计划就像买保险一样,可能连买几年,花了不少钱,也没有一次理赔。对于每年巨额投资准备备胎,很多公司难以接受,而极具危机感的华为却坚持做了下来,这成为华为抵抗危机的第三手。

  美国打压华为的动作早在几年前就开始了,要早于对中兴的制裁,经过持续的施压,华为开始主动放弃美国的手机市场,以此为标志,美国对华为的打压逐步明朗化。

  在美国打压华为明朗化以后的一年多时间里,我们看到界限分明的两种策略,两种策略反映了两种文化的不同思维,哪个更有效,也许在不长的时间内就可以见分晓。

  相对于华为,美国显得胸有成竹,但在几次暗战之后,事态明朗化以后,步步重压,效果却逐步在递减。

  有实力、有人气,这就是华为有底气的关键,但是毕竟华为只是一家公司,比起美国简直微不足道,而面对美国的极限施压,华为竟然没有消亡,这一点来自华为的第三手,那就是居安思危。

  两种策略,反映了两种不同的文化,一种是极限施压,试图在短期解决问题,一种是用已之长构筑防线,以时间换空间,那种有效,在美国将压力用尽后的一年内就可以见分晓。

  目前看来,华为能做的就是尽快形成体系,但理想状态并非如此,毕竟一家公司的精力有限,世界资源也有限,形成多个生态长久来说并非最佳格局,太多的生态对全球资源是一种浪费。但在目前的情况下,华为如果不形成生态,就有可能出局。

  呼伦贝尔草原位于大兴安岭以西,因呼伦湖与贝尔湖而得名。呼伦贝尔大草原地势东高西低,是我国保存最完好的草原,是世界四大草原之一,被称为世界上最好的草原。呼伦贝尔大草原有"牧草王国"之称。这里是一代天骄成吉思汗的出生地,同时也是闻名中外的旅游胜地。

  三、潘帕斯草原

  二、那拉提草原

  四、锡林郭勒草原

  新疆那拉提草原

  锡林郭勒草原

  潘帕斯草原

  锡林郭勒草原位于内蒙古锡林郭勒盟境内,被誉为“保存最美丽的最具民族特色的天堂草原”。草原风貌保存完整,是唯一汇集内蒙古九大类型草原的地区,也是中国北方草原最华丽、最壮美的地段,素有“天堂草原”之美称。锡林河九曲十八弯像洁白的哈达飘落在草原上,一望无际的草原,蓝天白云、绿草如茵、牛羊成群,勒勒车、蒙古包,悠扬的马头琴,策马扬鞭的牧马人,聆听大自然的和谐之音——马头琴,空旷幽深草原,天高云淡的苍天,风吹草低见牛羊盛景,好一幅天籁草原;

  一、呼伦贝尔大草原

  呼伦贝尔大草原

  那拉提草原位于新疆伊犁,东南接那拉提高岭,势如屏障,西北沿巩乃斯河上游谷地断落,地势大面积倾斜,山泉密布,溪流纵横。那拉提草原是发育在第三纪古洪积层上的中山地草原。 那拉提草原是世界四大草原之一的亚高山草甸植物区,是著名的牧场。那拉提草原由茂盛而绚丽的中生杂草与禾草构成,为糙苏、羽衣草群系。那拉提草原植物丰富多样,小米草、婆婆纳、金莲花、葱、异燕麦、假水苏和龙胆等。 那拉提草原每年6月之后,是草原的黄金季节,各种聚会活动陆续拉开序幕。

  草原有多大心就有多宽广,广阔的草原开阔我们的心胸,拓展我们的视野,呼伦贝尔大草原是世界四大草原之一,而更让人兴奋的是世界四大草原三个都在中国,可见我们的草原资源多么丰富。忙碌的生活留点空闲留点时间领着孩子陪着爸妈携手爱人来游草原。

  世界上最美的草原在中国,中国最美的草原在呼伦贝尔。呼伦贝尔大草原中国最美的草原,陪伴爸妈领着孩子走进美丽的呼伦贝尔大草原,感受天堂草原绿色的生命。

  潘帕斯草原位于南美洲南部,阿根廷中、东部的亚热带型大草原。北连格连查科草原,南接巴塔哥尼亚高原,西抵安第斯山麓,东达大西洋岸。“潘帕斯”是印第安丘克亚语,意为“没有树木的大草原”,是南美洲比较独特的一种植被类型。草类中占优势的是针茅属、三芒草属、臭草属等硬叶禾本科植物,另有多种双子叶植物。地势自西向东缓倾。夏热冬温,年雨量1000~250毫米,由东北向西南递减。西南边缘还生长着稀疏的旱生灌丛,发育有栗钙土、棕钙土,多盐沼和咸水河;东部称“湿润潘帕”,发育有肥沃的黑土。

  美丽的大草原

  原标题:世界看东方

  【简介】又逢春日,世界的目光再次聚焦东方。 2019年全国两会刚过,被视为中国与世界“对话”平台的中国发展高层论坛和博鳌亚洲论坛相继举行。 “中国开放的大门不会关闭,只会越开越大!”一年前,习近平主席在博鳌亚洲论坛上向世界宣示了新时代中国扩大对外开放的坚定决心和重大举措。 一年来,将迎来70周年华诞的新中国正以更大力度改革开放再出发。碰撞,激荡……透过两大论坛上的世界回响,人们清楚聆听了中国迈向高质量发展的强劲足音。 记者:周旋 郭良川 王丽婧 许亮 武思宇 赵博 蒋志强 编辑:祁星 蔡志坚 新华社音视频部制作

  05:00

文章版权及转载声明:

本文地址:http://www.code2love.com/yulehuabian/2019/0831/330.html
文章转载或复制请以注明出自和记娱乐资讯博客